首页     |     霞客简介     |     霞客故里     |     霞客思想     |     霞客游记     |     霞客研究     |     重走霞客路     |     研究机构
大地回春聚北岳,丽江徐学探发展
——记2011丽江市徐霞客研究会年会
作者/文章来源:杨林军        发布时间:2011-05-09
 
 

一、年会举办地选北岳庙

201134上午,丽江市徐霞客研究会在白沙北岳庙举行年会。北岳庙是纳西族重要的祭祀、祭拜场所。“三多”是玉龙雪山的化身和神灵,是纳西族的保护神。北岳庙位于玉龙雪山南麓,丽江白沙乡玉龙村北头,离县城约15公里,是玉龙山的山神庙,也是纳西族保护神祭祀庙宇。它以悠久的历史和独具的民族特色著称。大殿正中供奉“三多”神像,左右两边各有藏族和白族妇女形象的塑像。北岳庙始建于唐代大历十四年(779),是丽江建造最早的庙宇。

北岳庙自唐始建以来,饱经沧桑,数遭兵损,几经重修。南诏异牟即位后的第二年,封玉龙山为北岳,修建了北岳庙。公元1253年,忽必烈征大理,赐封北岳庙为“雪石北岳安邦景帝”。明嘉靖年间,北岳庙遭火,嘉靖已末年(1559),木氏第八代土司重修北岳庙,并撰有《重修北岳庙记》;万历年间木氏第十三代土司木增再次扩建,重拓了殿宇,新铸了大鼎和大钟,新建了鼎亭和钟楼,请书法家董其昌写了“玉龙宫”的题匾和“一片垂慈花马国,千秋永镇玉龙山”的对联,木增并亲自为正殿写了横匾“雪亮”。清乾隆十三年(1748),丽江府功加土守备和国柱为庙置灯田,写有《灵应北岳庙置灯田记》碑文;改革开放后北岳庙被定为县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92年被云南省人民政府公布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二、年会讨论的主要内容

黄乃镇会长首先谈了本次年会的主题,徐霞客学会每年都在召开,什么时候召开年会,什么时候召开全体大会需要固定下来,徐学会需要建立和健全制度。为什么我们学会没有形成大会召开制度,这与我们会员组成有关。建立学会之初,提出的原则是:宁缺毋滥,谨慎行事。今天召开会议定在北岳庙。可以了解了丽江的一种文化现象,也是一种文化情结。

北岳庙规模不大,但外面的学者都知道纳西族就是这一座庙,其他的福国寺、指云寺庙都不是纳西族原本的东西。纳西族对于那些佛教的寺庙信而不笃。而远古就留下来的纳西族庙宇就是北岳庙,就是三多庙。纳西族是非常相信三多神的。在纳西族文化人中,改革开放前开始传讲三多的故事,如周凡在昆明的纳西族聚会场合就讲三多是一个人,是一位不屈不挠的一位战神,也是纳西族的保护神。现在的纳西族处在风口浪尖上,民族文化在呻吟,民族斗志在消失,民族习俗在异化,只有重塑三多在纳西人心目中不可撼动的地位,民族才有希望。三多作为纳西族的保护神,在他当知青的时候,每遇到难事和重要关头,口中默念“阿普三多保佑”。他父亲讲过一个真实的故事:民国时候走茶马古道,赶马帮到西康省做生意,丽江纳西族马帮每次出远门都先要到北岳庙祭拜一下三多神,祈求一路保佑平安。有一次马帮行至今天木里县城,下榻在一个马帮客栈里。夜里做了个非常奇怪的梦,梦见一个花白胡子的老人不停地摇他起床,没有说什么原因,最后从梦中惊喜过来,自然起身到门口看看是不是真有一位花白胡子的老人,就在这是,木里发生了地震,一堵土基墙正正地压在了床上,顿时冒出一身冷汗,算是捡回一条命。唯一联想到是,那位白胡子老人就是三多的化身,就是这样保护他们的子民。所以说是很有灵验的。改革开放后和局长第一次修复时还请我们去。地震后在我的手里修复了一次,现在我们看到的是黄会长担任文化局长时候修复的。国家文物部门的领导几次到这里来考察,认为这里才是纳西族的保护神所在地。总的说来,我们徐学会每次召开会议选址在一个有文化品位点上,既是一次文化考察之行,也是一次徐学座谈会,两全其美。以后可以坚持下去。这是一点。

第二点,过去的一年,我们积极参与全国徐学会活动,不仅发表了多篇文章,参与徐学研讨,参加两岸公祭徐霞客活动等等。去年我们观看了央视10套播出的《徐霞客》,拍摄的影视效果非常不错,但涉及徐霞客进入丽江一集,有很多不实的地方。说什么“莫名其妙”让徐霞客进到丽江,说什么“莫名其妙”地八十大肴接待徐霞客,还说什么徐霞客提出去石鼓探源,显然把徐霞客西南遐征仅仅视为自然考察,探索长江之源。在《徐霞客游记》里是没有谈到要去石鼓,更谈不上去石鼓的请求,有些学者还解释说是石鼓是木氏土司军事重地,怕徐霞客看到陈设的军事设施等等,很是荒唐,不能用今天的场景来解释历史的现场。丽江木氏土司不是地方独立军事机构,而是明代中央王朝统治下的地方政权,是为明朝廷把守西南边疆的重要力量,这些可以看看明代所赐的数十块匾的很清楚了。他们还在认为这是木氏土司故意扼杀了继续向北考察。当时就向央视和江阴方面提出了这是伪科学,没有真实反映事实。现在全世界都在治理和保护自然环境,很多科学家提出治理环境不能光靠自然科学,还要利用社会科学,只有把两者很好的结合起来全面治理,才能处理好。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都是科学,讲的就是真实、客观。对于这个问题,我们徐学会也组织人员及时撰写文章,弄清是非。回到话题上来,也是说明我们徐学会在做一些具体的事情。我们徐霞客研究会在过去一年还是做了很多事情,以上不过是其中一二件情。算是对大家的一个汇报。

丽江徐霞客研究会顾问木光也作了发言。他说,因为玉龙县要拍央视纪录片,特邀我参加,因此才赶上了这次会。作为顾问,没有给学会作出贡献。这里也谈谈对徐学会感受。在黄会长带领下,10多年来举办了全国徐霞客研讨会,每年都有学术研究成果,积极开展各地徐学研讨和交流。去年因身体原因没有去参加南京、江阴会议,但我把木增的书法作品复制了一件寄过去了,以弥补丽江方面文物作品。江阴徐霞客研究会多次来电请我参加今年徐霞客研讨会,年事已高,但以后机会更少,所以决定去参加。对于时下不少学者提出的几个疑问,想在会上谈谈看法。徐霞客是怎么来到丽江?徐霞客为什么没有进木府?徐霞客想去古冈胜景,想去看中甸(香格里拉县)大佛却被阻拦?这些问题,学者们很多是只从书本上看到得来的,没有实际调查和研究。徐霞客说明了没有进木府原因,因为“多僭制”,是商议的场所,不是接待客人的地方。而且同时代的张隅光、唐泰等都没有进木府。再说当时的徐霞客不过是一介布衣,没有资格进入到木府。还有一点是,当时木氏土司和吐蕃关系紧张,刚交过几次手。处于安全考虑才不让徐霞客继续北行,他是木增请来的客人,要对历史负责,要对朋友负责,这才是真正的原因。千万不能从今天旅游者心态来看到这一问题。

徐学会打下了很丰硕的研究成果,积极开展徐学研究。为了进一步规范和加强丽江徐学会活动。希望在条件成熟的时候,丽江方面也要召开一次国际徐霞客研讨会,进一步推动丽江旅游文化的发展,提出这么一点建议。

副会长李静生接过话题说,丽江市徐霞客研究会成立时间早,对外的影响比较大。徐霞客与木氏的历史渊源使丽江方面显得格外重要。央视纪录片《徐霞客》的确有不实之处,尤其是去石鼓一说,凡是《徐霞客游记》中没有提到的,那就是杜撰,不是科学,在科技频道播出实在不应该。看来我们还要加强与各地徐霞客研究会、新闻媒体共同交流。同意木老的说法,根本的原因就是处于安全考虑。现在徐学研究论文不少,有的写得很深入,有的的确不够严谨。另外,我们学会活动需要进一步规范,完善制度,提供更好的研究、交流、对话的平台。丽江徐霞客研究会基于木徐友谊而成立的,是对话和发展的需要,是民间力量。但从学会活动范围来讲,我们不能仅仅停留在徐霞客与丽江关系上,突出地方文化特点,加强纳西学研究,尤其是现实关怀方面,这样会使学会更加充满活力,研究成果更加突出。最后提一点看法:纳西族需要团结精神,要建设团结精神,在纳西族文化人、精英们中要多谈团结和发展,家和万事兴。

副会长张万星提出两点看法,第一是最近央视或其他地方台播出的关于徐霞客的央视,要刻成光盘。有些因为工作原因不能及时收看到,建议从中国徐霞客学会那里要几套资料保存。这些我们可以吸取别人研究成果,但对于一些不实的论说,要及时指出,不能爱怎么说就怎么说。我们反复强调徐霞客木增的关系,这是徐学发展的一个历史基础,不可忘记和忽视。我们要参与各地拍摄的徐霞客方面的纪录片,因为离不开丽江这一个话题。我们参与,其实就是对历史的一种负责,记得还是参与了不少徐学活动,但央视播放的《徐霞客》就没有我们丽江专家学者出来指出毛病,留下了不可弥补的失误。历史是不容许杜撰和捏造的。还有一点是,我们也可以拍点徐霞客在丽江的片子,设备到演员都可以在丽江范围内搞定,徐霞客与丽江的问题我们倒是非常清楚,可是外地学者不知道,不了解,可以通过这样现实来宣传。最近撰写了《丽江木家院之“板桥”与“村氓家”考》一文,通过实地考察和采访,发现了徐霞客离开丽江前一晚居住地问题,“氓家”并非民家,而是属于木氏土司的接待点。这样的问题就需要我们认真考察和研究,并及时在学界引起讨论。避免类似的以讹传讹。建议今年江阴的徐霞客会议要派代表参加,木老也要去,以增强丽江方面的对话力量。

木光先生插话进来,说要补充一点,前几天央视的采访,《传奇纳西》中《木府风云》就有我和黄院长、郭大烈的采访。

和瑞尧老先生也在会上做了发言:我对徐霞客的研究不是很深入,这几年忙于国学研究。这次会议对我启发很大。今天大家发言都没有脱离主题,去年在漾西木家院,今年在北岳庙,会议选址很好,虽然感觉荒凉,但很实在,没有一点虚伪和粉饰太平的味道,人员不多,但都在谈很重要的话题。关于徐霞客没有去石鼓问题,其实关于长江之源探讨,还没有到丽江就研究很清楚了。他本身就不知到有长江第一湾,只是后来才知道的,而且越来越显得重要的一湾,偏偏要把后人的思维加在徐霞客上,这是不对的。纳西族文化非常深厚,如汉代的《白狼王歌》就是纳西族先民创作的。我认为《白狼王歌》是中华二十四史中第一首少数民族诗歌。第九句“昌乐肉飞(拓拒苏便)”,这是纳西语,“拓拒”就是“快乐得后背到屁股都发麻”;“苏便”就是“身体上的肉都飞起来了”。所以,我们要突破一些难题,就要找到问题的“眼”,练金刚武功的人,打枪不入,可是他还有致命的“眼”。学术研究也是要找突破点。希望我们研究会成员就要这样去研究。

对于会员提出的问题,黄会长及时表态,说这次江阴会议至少要去两位,木府重建已经有10多年的时间了,准备今年修缮一下。条件成熟的时候要召开一次徐霞客研讨会。另外,徐学会章程、制度方面要加强完善。总之,徐霞客研究会与丽江文化是机密结合在一起的,是在捍卫纳西族历史文化,在全国徐霞客会议上不断发出自己的声音,丽江那么多学会,很少能像徐霞客研究会一样在全国各地进行这样高层次的交流和探讨。我们每次去江阴都反复提出丽江木氏与徐霞客关系,强调徐霞客东归时木氏的作用,这是历史事实。

最后,丽江文化研究会、纳西文化研究会会长杨国清作了总结性发言,说这几年来徐霞客研究会在丽江很有作为,在民间团体中组织得有声有色。对外的联系和自身的研究会都取得很大的成果,这一点很难得。有一批老专家,也有一批年轻的学者,这一点黄会长很热心,站得高。作为丽江文化建设的一件大事,继续发扬光大。我们丽江徐霞客研究会要进一步拓展,进一步引向深入,进一步引向更多的领域,希望在每一年都做几件实事,取得成效。向各位徐霞客研究会朋友表示致敬。第二点,徐霞客的研究,可以说是还有很大的拓展余地和深入的空间。央视《徐霞客》影视中提到的问题,从另外角度看,是给我们提出一些研究空间。如果徐学仅从自然表象到游记本身的研究,再过几年也就是这么回事,但像央视《徐霞客》一样把一些问题提出,作用就是把问题引向深入,有了新的切入点。看来丽江的徐霞客研究还有工作要做,还有很多方面需要深入的研究。通过我们深入研究,提供更加有力的证据和研究成果。徐霞客最大的贡献在于对长江源头的实地考察和认定,推翻了两千多年来“岷山导江”的错误认识。徐霞客具体什么时候,什么地点确定这一结论?我看跟丽江关系很大。(黄会长说,很可能就是在丽江知道了金沙江源头,为撰写《溯江纪源》提供了比较重要的材料)徐霞客不可能完全沿着金沙江北行,而是通过山脉和水系的流向来判定,这是没有问题的,也是客观的。徐霞客“西南遐征”最主要的目标是探源,而不是去鸡足山。而徐霞客为什么没有进木府?我看徐霞客是没有必要进木府,徐霞客到丽江不是办公差,而是私人交往,进入木府就很不对头了。请他到福国寺就更能体现人情味道,恰恰体现了纳西族接人待物的风俗。徐霞客与木增的交往,具有深远的政治和文化的意义,体现了中原汉民族与边地纳西族友好交往,体现了中华民族团结融合的一统思想。丽江是多民族和多元文化,代表性的是纳西族文化,是近千年来形成的。边屯文化成不了丽江的主体文化,毕竟才有600年的历史。如何进一步弘扬丽江纳西族文化,首先要看省委的意见,各地区要突出某一文化来,大理主唱白族文化,楚雄主唱彝族文化,版纳主唱傣族文化,丽江主唱纳西族文化,其实这些就是体现了我党民族地区工作的策略,体现各地的文化特色。丽江文化是纳西族文化为主体的多元文化。这不是狭隘的民族主义,而是地方发展的一个策略。如果不坚持这一点,或许百年后丽江古城就会说成是其他民族修建的。

本次会议不仅总结2010年丽江徐霞客研究会的工作,还就央视播出的《徐霞客》部分片段进行评论,指出了丽江市徐霞客研究会下一步工作的方向,会上还就今年学会工作重点进行了部署。

 

    (丽江市徐霞客研究会副会长  杨林军整理) 

首开中国旅游日,千古奇人徐霞客:上一篇 | 下一篇:纳西人民的节日 民族团结的象征
打印本页 】【 关闭本窗 】【 返回顶部
版权所有 © 江苏省地质调查研究院
主办单位:江苏省徐霞客研究会  苏ICP备05013581号
协办单位:江苏省地质调查研究院 江阴市农村合作经济联合会